•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腾讯分分彩官方网下载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文体教育
    孩子们这个暑假过得挺好!

    今年暑假前,我省各地市认真落实省教育厅发布的《黑龙江省校外培训机构负面清单“三十条”》,坚决治理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和青少年成长规律的行为,一次集中通报就公布了2255所校外培训机构黑名单。

    近日,记者对哈尔滨、齐齐哈尔、大庆、绥化等地进行走访,看到大批以中小学生补课为主的文化学校都已关停。一些以看护班、作业班、特长班为名进行补习的课外班,也都遮遮掩掩,集中在近一个月内完成了两个月的补习内容。

    减负 暑期补课市场热闹不再

    由于周边有多所中小学,又是一个商圈儿,哈尔滨市学府路凯德商场附近,每到假期都会分外热闹:背着书包坐公交车来补课的中学生,被长辈牵手送来补课的小学生,早晚都是随处可见。今年,这种现象却消失了,由于接送孩子的车辆减少,两条小街出现的堵车时段也没有了。家住福顺尚都小区的李女士说,教育部门严格限制了文化学校的上课内容,这里最有名的一所补习学校,每天进出的人已经不多了。

    孩子在休闲广场玩篮球

    7月12日、19日、26日,记者在齐齐哈尔市、大庆市、绥化市的一些中小学周边看到,以往热闹的补课市场,如今“一片荒凉”,很多聚堆儿的文化学校,门上都上了锁。从周边商户的介绍中,记者了解到两种情况:一是在放假前的检查中,一些文化学校由于违规经营被关停;二是随着教育部门执行严格的管理规定,一些学校没有生存空间自行关门。

    效果 公园游乐园成小朋友乐园

    不用补课了,孩子们暑期怎么过?7月30日10时许,在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南苑高新区的鹤城公园里,五环飞车、双层旋转木马、超级海盗船和摩天轮上,处处可以看到孩子们的身影。刘老太是泰来县人,和老伴带着孙子孙女两个孩子来玩,9点多就进了园。他们说,孩子们的暑期作业不多,也没有课外补习“任务”,玩得特别开心。

    7月12日,一些中小学刚放假时,这里也很热闹,可惜由于下雨,游乐设施都关停了。那时在门前,大人们安抚孩子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假期还长,天晴再来。

    这个暑假玩嗨了

    8月1日傍晚,在哈尔滨市南岗区刚开园不久的农科院公园内,有几十名孩子在玩耍。他们有的跟着长辈健身、走圈儿,有的在广场上跳舞、玩玩具,更多的是两三个在一起做游戏、嬉闹。“天气预报说一会儿有雨,可我孙女还是要来玩。”一名跳广场舞的大娘说,每天这里都有成群的孩子玩耍,无忧无虑的,让人看着就开心。

    监督 公开招生补新课见光死

    在齐齐哈尔市,一所中学附近的文化课学校为了招揽生源,在门口的展板上,公开写着招募新初一、新高一数学、英语、物理等暑期班的字样。偶尔有路过的家长进入补习班内咨询。旁边补习班的电子显示屏上,还写有期末多名学生的英语成绩,来招揽生源。

    一所文化学校打出的招生广告

    齐齐哈尔教育主管部门接到记者反馈后,当天就责令辖区教育局对情况进行核实。当晚教育部门反馈表示,已经对违规的文化课学校进行了处理。暂扣营业执照和相关教育许可。对门店进行暂时封闭。此外,对于该文化学校经营者也拟进行处罚。严厉打击违规、超范围补课行为。

    记者在齐齐哈尔市、大庆市、绥化市、肇东市等地进行走访时发现,绝大多数文化培训机构都能按照要求执行。书法、钢琴、舞蹈学校的学生明显增多。一些从事文化补习的学校大门紧锁,假期中没有营业。

    处理 这个地方的小学生还在补课

    7月中旬开始,就有肇东市家长向记者反映,肇东市实验小学周边的看护班以及文化学校,存在超范围授课的行为。不仅辅导暑假作业,个别看护班讲新学习的课程,以此招揽生源。记者前往现场调查后发现,确实有看护班存在这种情况。

    7月19日,记者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看护班,看到有四五名学生在一楼自习,二楼传来老师教数学内容的声音。记者以二年级学生家长身份向看护班的一位男老师咨询是否可以学习新学期的课程,他表示已经晚了,三年级数学新课从7月2日左右就已经开班了,目前数学书已经讲到最后几页,马上收尾了,不会再开新班。另外,该看护班老师还表示,每年假期学校放假后,会利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集中把新课学习完,给孩子旅游、外出的时间,9月份开学后再进行同步课程补习,孩子学习成绩就没问题了。记者又咨询了几个看护班,果然和该男老师讲述的一致,都表示课程即将讲完。

    另外,在几家英语培训机构,招生老师则积极推荐“小班”课程。一位招生老师表示,虽然英语是不跟随学校课程同步的,但学校会通过学习新概念等其他教材,明显提升孩子的英语学习能力,如果跟着小班利用暑假学习,那么开学后孩子实际能力会超过学校的教材。

    记者将走访的情况反馈了肇东市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将对超范围补课的违规行为进行调查、处理。

    反馈 高强度补课 孩子累家长心疼

    王先生家住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儿子暑假前读小学二年级。“上三年级就有英语课了,所以我给儿子报了补课班。因为老师放假前交待了,家长不能光让孩子玩,要对下年级课程有所预习。”王先生的儿子不但补了英语,语文、数学也补了,本来是一周一节两小时的课,加起来是三天一共六小时,但由于怕被举报,现在变成了一周3节课,加起来就是3天每天6小时。

    “补课班的老师说,7月补完了,8月可以领孩子外出旅游。我现在真是后悔了,有疫情,一个班40个孩子聚一块儿,太危险;高强度补习,孩子累,效果也不好;再说,旅游也泡汤了,孩子知道后肯定不干。”王先生夫妻都有工作,父母又在外地,孩子上课能稍稍减轻他们的看护负担,但看到孩子经常上课时睡觉,他们又有些心疼。

    孩子在江畔骑单车

    “假期真应该让孩子多休息、多玩耍,没人看护的话,送到老人家里也是好的。”这也许是这个暑假参与补课孩子的家长,普遍都想说的一句话。

    期待 课后延时服务为家长减负

    大多数孩子这个暑假过的很愉快。付女士家住哈尔滨市道外区,她和爱人一个是小学老师,一个是中学老师,女儿今年11岁。“有人说严管校外补课班,甚至是不允许‘一对一’补课,会让老师子女占了优势。我个人感觉这就是误导,每个家庭的父母,对孩子的成长进行科学引导,都会有这样的效果。这个暑假,我的女儿就是在欢乐中度过的。说句实在话,给她补课我们也得有时间,就是挤出时间来了,也不是哪科都会。”

    “不少家长怕孩子不补课被人落下,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实际情况考虑,这样的疑虑也会得到解决。”哈尔滨市一所公立中学的副校长说,年初,省教育厅、省发改委、省财政厅就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今年年底前全面实行中小学课后服务工作。“下学期开学,我们学校就会落实课后延时服务。哪些家长工作忙,哪些家长想让孩子单科或全科成绩提高,都可以进行选择。”

    对此,不少学生家长都抱有期待。比如这个假期开始前,哈市各个学校开始征集家长意见,是否在假期中提供看护服务。王先生说:“补课班、作业班老师,哪有校内老师清楚自己孩子啥样,再说收费也便宜多了,真是解决了家长的烦恼,以后不用再拔苗助长了,希望这种课后服务能够越来越多。”

    减负与增效 减什么,增什么?

    中央深改委第十九次会议指出:减轻学生负担,根本之策在于全面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做到应教尽教,强化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要鼓励支持学校开展各种课后育人活动,满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对此,很多家长表示高度赞同:“减负应当减掉教育市场化给家庭和孩子增加的负担,而不是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的责任。规定学生在校时间不能超过几个小时,是把学生推到市场上的培优机构去。家长们都愿意孩子在学校里学完文化课后再上一些兴趣课,我们相信学校兴趣课程的质量,晚一些放学也能和家长的下班时间衔接起来。至于学生之间的差异,应当由校内老师来补齐。学校可以安排自习课,学得快的学生写作业,学得慢的向老师请教、补上短板。”

    丁女士有两个孩子,大的成长过程中让她历尽补课之苦,如今老二也面临这样的困境。“放假前,小儿子学校老师又给留了不少作业和下学期课程预习内容,这不是逼着家长把孩子往作业班和补习班送吗?”记者在走访中也了解到,部分地市部分学校的教师,仍把“增加作业量”、“提前学习课程”和“提高教学成绩”挂钩,这种问题还需要不断引导和规范。

    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王忆丹说,真正实现减负,必须做到两点:一是学校教育要增效;二是要加强教育评价、人才评价改革,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我的儿子上小学,我从不逼他完成过多作业,也尽量不占用他课余和假期的玩乐时间,拔苗助长没有好处,人才也不是作业和补习能‘压’出来的。”

    数据

    有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小学生有一个“四年级逃离”现象,即很多小学生从四年级开始,随着学业压力增大逐渐离开运动场,“小胖墩”“小眼镜”比例也从四年级起明显增加。“四年级逃离”对孩子的身体素质、未来发展,都有极大的不良影响。学生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只有先减学生的课业负担,才能保证学生有时间参加体育运动。我省一次集中通报就公布了2255所校外培训机构黑名单,这已经传递出“双减负”的强烈信号:要将学生从校外学科类补习中解放出来,把家长从送学陪学中解放出来,让校外培训机构回归学校教育。

    文/记者 张同 李国玉 摄/记者 苏强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